童话公主Meagan Ethell

文章&视频 2017-01-03 0 条评论

离乡背井的理由或是求学或是求职,或是参军亦或是追求刺激。但是11岁远离家乡,还是懵懂少年的Meagan Ethell 就是这极少数人中的一个。在同龄的孩子正在玩游戏看卡通的时候,她已背起行囊从伊利诺斯来到佛罗里达追求自己向往的尾波事业了。当然她并不是背负着所谓的自由与家人闹翻而离家出走,这是深思熟虑之后的义无反顾。她了解尾波滑水,也爱上了尾波滑水,让她离开亲人和朋友的就是那片充满力量和梦想的圣地麦加----奥兰多。

童话公主Meagan Ethell
我们以为一个11岁的女孩离开自己的家,其身后的力量来自于父母的压力。但事实并非如此。Meagan的教练告诉我们,她的成功是来自内心的力量。只要能成为更好的选手哪怕一点点小事她都会心甘情愿地去做,她崇拜Dallas Friday,渴望成为职业选手,她带着梦想去实现一个又一个目标。这一切好似一个童话故事但却真的是一个励志的童话。很多孩子还在学习怎么滑水的时候Meagan已经来到佛罗里达成为职业尾波选手,这一切真的发生了。将自己训练成为最优秀的尾波女选手,她正在证明这一点。如今她正在和儿时的偶像一起同场竞技,斩获名次。大家可以从她曾经的一篇访问中看到meagan志在改变世人的看法——女孩一样可以玩尾波。

这几天在澳大利亚是准备参加Moomba master吗,meagan?

是的,我和几位女选手在澳大利亚,我想提前几天到,调整一下时差然后在赛前多下水滑一下。有点小激动,我想这个比赛一定会很有趣。

我知道这个比赛很疯狂,到处都是人。

是啊,会有将近10万人在现场,我想这是目前最大的比赛之一了.

你此前有参加过这个比赛吗?

我去年来过,今年已经是第二次了,真的不可思议。.

前段时间都有些什么活动呢?

这个冬天挺忙的,你看,我赛季结束之后也一直在滑,还和Jason拍了视频,每天都有上健身房,还去了Clermont Crossfit 训练,就是Rusty Malinoski那里,玩的很开心。然后就是最近一段时间滑的比较多,就是准备参加这次比赛。我通常会给自己放假休息,但是这段时间并没有,不过没关系。

那我要开始提问咯 !先按照惯例,你是哪里人,你怎么接触到尾波滑水的。

我来自Illinois(伊利诺斯),我滑水是因为我住在Michigan,而家就在湖边。所以有机会就试试看,一试就很喜欢。Michigan有教滑水的教练,所以我就开始练习滑水了。之后教练带我去参加佛罗里达的一个比赛,接着就认识了MikeFerraro。基本上我的故事就从那里开始了。

那你第一次滑水是什么时候?

那时很小才8岁。

那你是什么时候去的奥兰多呢?

我11岁就去了奥兰多,直到快15岁的时候,家人才搬去奥兰多,那些年家人都没有在身边。

等一下,你一个人去的?

是的,我和别的家庭一起住

我想说,年龄也太小了,那你肯定有过艰难的时刻吧。

那么小就离开家其实挺难的,经常会想念父母。如果我是16岁去佛罗里达的话我肯定会兴奋不已,因为16岁谁不想挣脱父母的束缚?但是年幼的我的确觉得艰难,但是我一点都不后悔,因为正是那段时间成就了现在的我。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一切改变的话,那么小的我会在哪里?

最开始的时候你欣赏哪位选手?

啊!肯定是Dallas Friday,如果说男子的话,我欣赏Parks Bonifay和Shaun Murry,但是女子选手里那就是Dallas。

那你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是什么时候吗?

那当然了,那时我大概10岁。我在OWC的比赛见到她还和她拍了照片,我当时觉得没有比这更棒的事情了。

你还记得第一次和她一起滑水是什么时候吗?

嗯,我和她一起滑水都是很后面的事情了,当时我太小,还没有机会和她一起滑水。

Mike Ferraro是你们的教练吧,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对的,我们是同一个教练。他经常用Dallas来激励我,他知道我视她为偶像。比如他会说:“如果你把会的动作都做出来不摔水,你就可以和Dallas一起滑。”当然还有很多类似的话。

有奖有惩啊

有时候我会在最后一个动作摔水了,你知道那种很失落的感受吧。其实教练用这种方法因为他知道为了和她一起滑水我什么都会去做。但是在佛罗里达前几年的时间里面我并没有完成心愿。

如今女子选手的水平如何?

我觉得女子的水平进步很大并且还有进步的空间,相比的话索道方面的进步如今要更快一些。我觉得问题在于拖船的女子选手越来越少了,而年龄小的女选手几乎都去索道滑了,在比赛中很难看到了。

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子选手,你有试着做着些什么来改变这种状况吗?

我虽然不是教练,但是我很乐意为年轻的女孩子做些事情,让她们喜欢上滑水。我喜欢和Shred Sisters一起滑并且支持她们。只要有女孩子想和我一起滑水,任何时候,我都很乐意。不过目前我不想当教练。

Shred Sisters是谁?

是一群年轻的女孩们,她们追求的是分享快乐。她们每年都会有一个比赛让大家聚集在一起。我们会在外面一起滑水而纯粹是为了快乐。我看到很多父母对孩子都会严格要求,那会带走对尾波滑水中的兴趣。而Shred Sisters所做的就是来到户外,快乐的运动然后让父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尾波滑水。不需要那么认真死板,特别是在那么小的时候。

你小的时候滑水特别严肃吧?

是的,我父亲对我有点严格,不过现在他不会过多的干涉我了,他知道我可以照顾好自己,我对自己已经很严格了,他很放心。

是父亲的严格让你对自己才有很高的期望吧?

的确如此,我觉得孩子滑水没有必要那么严肃给自己压力,激励可以用其他方式,比如尽情享受尾波的乐趣。

我赞成,那你索道公园玩的多吗?

去年玩的比较多。我的训练主要集中在船只为赛季做准备还有就是备战Moomba赛。我很喜欢滑索道公园,我觉得很好玩,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去滑。

一般一个星期滑多少次?

拖船的话一个星期大概6次。通常我每周都会休息一天,这样不会觉得疲倦,疲倦容易受伤。通常休息的那一天水面会平静的像玻璃!哈哈。

索道大概一周4次。

索道算很多了。那你跟着Ferraro训练多吗?

不算多,我偶尔去找Ferrero,特别是赛前,这样我就能有信心比赛用些什么动作,怎么来编排。赛季结束基本上就很难得见他了。

你觉得成为一名女子选手需要面临哪些挑战?

我觉得一些杂志或者品牌商之类的都不想过多的宣传女子选手,但我觉得我们很努力,付出的也很多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女子的收入也很少,最明显的就是尾波比赛男子和女子的奖金差很多。我明白玩尾波滑水的女孩并不多,所以如果有更多的女孩加入我们的行列,让目前的女子选手一起推动 那女子尾会有发展,我们会看到改变。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我想让大家一起讨论。我们的确掩盖了女子选手所付出的

聊到这个问题和现象我都会很激动。我们女生真的很努力。我去年滑的不错也赚到钱,但这一切并不容易。女子选手同样也在为这项运动做贡献,她们应该拿到属于她们的回报不管这项运动参与的女生多少与否。

你想为这项运动做些什么呢?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简单,但真的就是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我还想成为那个“女子第一人”,使自己在船只和索道上更加厉害。还有把我的动作做得独一无二,我不喜欢看到丑的动作就算是有难度的动作也要做得漂亮,仅仅成功是不够的。

所以你接下来想突破什么动作呢?

我想学的很多。我想成为第一个会空翻两周的女选手。我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你喜欢参加比赛那种氛围吗?

我比赛的时候会紧张,脑子会想很多事情,但是一旦出场进入水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没有了,而是全神贯注自己的动作,我喜欢那种状态,不管你5分钟前在想什么,比赛的时候可没有功夫想其他的。

作为一名尾波选手,你最喜欢的是什么?

我很幸运可以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我喜欢自由发挥。随心所欲地玩尾波,像是如何把我的360度转体做得漂亮,如何做出来与别人的感觉不同。我觉得这才是尾波滑水。

不要有约束?

是的!哈哈,不为了比赛,不为了拍照或者录影!

感谢我的赞助商 Nautique, Red Bull, Liquid Force and Performance Ski & Surf 给我的支持,还有我的父亲和我的教练迈克。

 

0

我还没有学会写个人说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