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喜不喜欢,麦克·道迪Mike Dowdy)的拼劲是你不得不尊重的一点。在职业排行榜上,可能没有比23岁的密歇根人更执着的存在了。麦克已经瞄准萨普拉职业尾波巡回赛(The Supra Boats Pro Wakeboard Tour)的冠军头衔许多年了,在一个令人难忘的、被许多人认为是多年以来竞争最激烈的2016赛季之后,他实现了自己的目标。我们与这位新任冠军坐下来,谈一谈他的感受,还有他如何准备卫冕的。

与麦克·道迪一起,展望尾波新赛季-尾波中国

进入2016赛季以后你最在意的事情是什么?为2016赛季你做了与之前几年不一样的准备吗?

我最在意的事情是要在两个系列赛里都登顶。在2015年我获得了两个系列赛的第三名,获得冠军就成了我的目标。但是我准备2016赛季和2015赛季的方法完全是不同的。我开始了更多的心理训练,每天我都至少要锤炼自己的心灵一个小时。当我谈论到心理训练的时候很多人都觉得我疯了,但是我在一年里同时获得两个巡回赛和一个大师赛冠军一定是有原因的。因为我做好了思想准备,我做得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给我自己建立信心基础。我相信凭借我在健身房里的训练,我的身体能够跟上节奏;我相信凭借我的心理训练,我能在正确的时间注意到正确的事情。我对我的所有训练都抱有信心,这就让它们发生了化学反应。接着我就实现了我之前想到达成的目标。

在2016的尾波巡回赛中我们看到了一些连续出现的史上最佳滑行,你是怎样做到让其他运动员精彩的表现给你带来动力,而非给你带来压力呢?

你必须要面对比赛中出现的恐惧感,每个运动员都能感觉到这一点,没人能例外。这些人能够很好的找到方法脱离这种感觉,并且把其他人的成功表现变成他做相同动作的有力参照。在他们完成一套精彩的表演后,我就想大展身手,让大伙看一看我能做得更棒。我也想看到别的运动员成功,很多人不想其他人获得成功,但我不害怕这一点。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我都能处理得很好,我直面它们。我希望别的人成功是因为这能够促进这项运动的成长,这对我来说是共赢。

与麦克·道迪一起,展望尾波新赛季-尾波中国

哪一个分站赛对你来说最难?为什么呢?

我觉得埃德蒙顿(Edmonton)是最艰难的一场战斗,我和托尼(Tony)难分伯仲。我觉得他一开始稍稍领先,我对那场比赛并没有特别足的信心,直到结束的时候我都没能感觉到十分自信。但到最后我几乎能感觉到我自己从沮丧中挣脱出来,并且注意力十分集中。那成了我这一年最棒的表现。还有,赛场的设计也有一些不同,很多选手都因为这个受到阻碍。但我觉得当别人都卡住的时候,直面挑战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他们一直都在说赛道这不好那不好,这就要求我非常耐心、直面挑战并且牢记我的训练内容。回首过往,那段经历非常不错。

到了印第(Indy)的决赛时,你和托尼(Tony)之间只有5分的差距。你当时有想过这场比赛后能否夺冠的事情吗?

那真的是一次疯狂的决赛,特别是当我们都在第一轮时摔水了。我记得当托尼(Tony)完成了他的第二轮比赛后,我在心里默念的只有:“你已经尽你所能了。”那让我冷静下来,然后我就进入赛场,完成了我相信我能完成的所有动作。我那时并没有朝着比赛的胜利努力,我实在为了赛季冠军进发。当我完成比赛时,我相信我的动作能够在积分榜上压过托尼(Tony)了,而事实就是那样。真是不得了的一次比赛,整个赛季我俩都没有一丝丝让步,直到最后一次滑水才让冠军出炉。祝福托尼(Tony),他时新生力量的代表。

与麦克·道迪一起,展望尾波新赛季-尾波中国

夺得冠军的时候你有什么样的感受?

老实说那让我很放松。我已经在脑海中演练过一遍又一遍了,我站在领奖台上,拿着那把吉他会有怎么样的感觉。我想象过我的滑行会给我带来怎样的感觉,几乎一年以来,我都在想这一刻,所以我已经准备好了。那种感觉就好像幻觉一样,好像我只是完成了一场演出。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这是最令人激动的事情了。

在2017赛季为了卫冕你需要做哪些准备?卫冕是你这一年最重要的目标吗?

我真的没有觉得我需要卫冕任何冠军,我只是觉得我需要回到赛场,再赢一次。我会回到健身房、骑上自行车、训练我的心理、训练我的技巧,然后我会想之前一年一样回到每一场比赛当中。这会是一次全新的战斗,到时候我们就知道我长久以来的坚持会不会有成果。至于2017年的目标,当你已经是冠军的时候你还能高到哪里去呢?我已经证明了,我就和我说的一样优秀。所以现在就是设立目标,让我拥有更多的性格品质的时候了。我会成为一个好的领袖吗?我会勇往直前吗?我能不能仅仅有条?我是不是时刻准备着?我会否纪律严谨、积极向上、包容并且抓住我所有的机会呢?这些都是我反复询问我自己的问题,因为这就是我希望成为的人。

与麦克·道迪一起,展望尾波新赛季-尾波中国

2017职业尾波巡回赛你最期待的事情是什么?

我最期待的就是能够再次进入赛场,我对这项运动保持极高的热情。我享受这项赛事的每一个方面,但要达成我内心的期待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这需要时间,而我享受这个过程。

你对你的外号“肮脏的”麦克·道迪感到厌烦了吗?

的确,我觉得它有它自己的道理,但我觉得这个名字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再适用了。但我不能控制人们说什么或者不说什么,所以我们只能在未来看看这个外号还会不会存在。在找到一些好的东西后,我也许需要换一下我的社交平台了(笑)。但就目前来说,人们想叫我什么就叫我什么吧,我只是努力让他们记住我。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