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莉莉:滑水并不是一个纯体能的项目,技巧占很重要的部分,中国运动员在技巧方面占优。现在参与的人不多...希望这项运动有大规模的推广。

尾波公主陈莉莉:水上飞翔让我着迷 对未来很担忧-尾波中国

身材不高眉眼清秀,皮肤略黑有点发亮,说起话来细声细气,站在面前的陈莉莉是一名尾波滑水运动员,跟拉着绳索在飞驰而过的航船后翻转腾挪,炫酷转身的形象不同。这项运动在中国人 看来参与者大多是是刺着纹身、烫着卷毛、哼着摇滚乐的“问题少年”,清秀的像个邻家妹妹般的陈莉莉入行已经12年了。

北京时间6月6日,2013临沂尾波滑水亚洲杯在山东临沂落下帷幕 ,陈莉莉成为惟一一位站上领奖台的中国选手,她在女子决赛中获得一枚宝贵的银牌。

12年前,因为身体不好被父母送到少体校锻炼身体的陈莉莉被赛艇队的戴教练看重,教练认为比较聪明的陈莉莉被选入上海滑水队,从花式到尾波陈莉莉在水上的驰骋中体会到这项运动的 快乐和魅力。2004年陈莉莉获得新加坡站世界杯的冠军,也成为首个在世界杯上夺冠的中国选手,一年后的世界运动会上陈莉莉再次以一枚金牌书写了中国滑水的荣誉,成为名符其实的“中国尾波公主”。

不过上海滑水队很快解散,陈莉莉转投四川滑水队,这也是全国少数几个开展滑水运动并有专业队的省份。

即使是国内顶尖的滑水高手,陈莉莉的收入并不高,因为不是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滑水项目并没有国家队的概念,只是每次参加比赛她代表中国。“原本滑水申请入奥,不过遗憾的是5月31日已经被彻底淘汰出局。”谈起几天前国际奥委会的决定,陈莉莉还有些遗憾。现在她和队友们都是中国特技滑水队的队员,补贴和补助由队里发放,每年夏天她们参加比赛和表演,冬天则是找个训练基地上成绩练动作。

每年在国内大概有十站的滑水表演,陈莉莉和队友们都会参加表演,叠罗汉的时候陈莉莉是站在第二层的女选手,更轻更小的队员站在塔尖上,表演有盈利,会有演出收入这也是滑水运动员们主要的经济来源。陈莉莉说:“现在参加比赛很少,不少国外的比赛会邀请我们,但是我们不会参加,因为比赛要自费参赛,没有赞助我们的开销入不敷出。有表演的机会就会赚点表演费,累计自己的积蓄投入到训练和比赛中。”陈莉莉所在的表演队除了在国内表演,也开始开展新加坡、泰国等地的海外市场。

参加滑水比赛的国外运动员大多有很多赞助,除了比赛奖金他们看中的是比赛名次,这样可以帮助他们吸引更多的赞助。中国运动员的赞助只有滑板和眼镜,都是实物赞助并没有资金投入。

陈莉莉说:“国外运动员参加比赛的机会很多,我们因为资金的原因很多比赛都参加不了,世界排名也上不去。我觉得滑水并不是一个纯体能的项目,技巧占很重要的部分,中国运动员在技巧方面占优。现在参与的人不多,能够选拔出来的好运动员也比较少,希望这项运动有大规模的推广,从更多爱好者中去选拔优秀队员。”

26岁的陈莉莉已经是队中老队员,而队内最年轻的小孩比她小近10岁,她说:“小孩的水平比我高,成绩已经超越了我,但是比赛经验非常少。我们这个项目受到客观因素的影响很大,船只 、风浪,因为缺乏经验她的成套动作不好调整。我希望能把自己的经验多传授给年轻队员一些。”陈莉莉的平时训练所用的拖船跟比赛用的不同,比赛用的专业设备比较昂贵,队伍无法购置,只能选择比较便宜的船只。“我们的训练船没有这么大的尾浪,到了大赛动作很容易出现过位,跳起来容易太高了。”陈莉莉说:“只有临近比赛的时候我们会用很多队友压着船,争取把尾浪弄的大些,但是平时训练不会上太多人压船,因为太费油。”训练中压船的是队友,落水是滑水运动极容易出现的状况,每次落水把自己拉出水面的是队友,参加表演也需要全队的配合和努力。尽管训练条件艰苦、待遇不高,陈莉莉说队友之间的感情非常好,这也是她难以割舍这项运动的理由之一。

“在水面上滑行的感觉很神奇,不同水域不同场地都有不一样的感觉,在水面上体会飞起来的感觉,完成自己喜欢的动作会很开心。”陈莉莉这样说起自己对滑水的喜爱。收入不高是事实,前几年为了让爸爸妈妈支持自己的事业,陈莉莉会把比赛的奖金、表演的收入给爸爸妈妈一部分,她说:“给他们钱不仅是为了证明自己可以获得成绩,还可以让他们支持我走下去。现在父母吃穿不愁,我就自己存点钱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因为长期在外训练比赛,陈莉莉只能通过成人自考来完成自己的学业,目前她在攻读四川大学的法律系成人学业。

除了学习,她还想自己的英文更好些,这样参加比赛的时候就可以跟高水平运动员都交流,“比赛中我们会录一些高水平的选手动作,然后回去看录像分析学习。”在水平不高的中国划水界,这是陈莉莉们研习动作最佳途径。

来自普通工人家庭的陈莉莉是家里的独生女,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女儿对滑水的这份热情和热爱也感染着老两口。尽管心里对女儿的前途不免担心,但老两口还是对女儿的选择表示支持。

陈莉莉说:“和很多运动员面对的困难一样,我觉得最困难的是未来的出路问题,还有现在的伤病也挺严重的。”因为赛前训练中陈莉莉的脖子和肩膀意外拉伤,坚持参加完比赛的她感觉伤病更加严重,但是队里没有专业的医生帮她保健康复,第二名对陈莉莉来说也是坚持的最好回馈。
结束了临沂的比赛,陈莉莉和队友又转战北京,参加并不擅长的索道滑水比赛。国外选手都选择飞机直飞北京,陈莉莉们则是坐一夜火车前往北京,这就是中国滑水运动员们的现状!